简直不需要看医生就可以确诊我有BPD。每一个症状都有,而且已经持续两年以上。

莫名其妙的愤怒与激动,比如现在,毫无缘故地开始烦躁,愤怒,手抖。窒息感。

冲动下删光QQ好友,过了一个月又加回来。

分裂感。一边愤怒一边骂自己为什么那么冲动。

渴望感情,渴望交流,害怕孤独。但是从不主动跟别人交流,担心打扰到他人。

自残。伤疤还在。

摘抄一下百度百科的:

·强烈的害怕被抛弃

·不稳定的关系情况

·自我印象的不稳定

·冲动行为和自我毁灭行为

·自杀行为或者自我伤害

·情绪起伏大

·...

2017-08-12

看不见的出口,在隧道尽头。

我听见哭泣与呐喊,在脑海深处。

深海。坠落。窒息。

你的影子渐渐消散。

2017-08-12

   我尝试用记忆的碎片构建起一个更加虚幻的,符合自我标准的领域。里面有面目模糊的人群,望不到头的高楼,高架桥,终年不停的细雨。有风呼啸着穿过高楼间的缝隙,站在中间抬头望见的是被切割成条状的积雨云。日夜并不由太阳的升起落下来分割,时间定格于极昼与极夜间,一个永不落幕的黄昏,将万物浸入灰色的迷雾里。

   如果漫游,能看到现实的遗迹。比如爬山虎蔓延的墙,陡而长的坡道,透过云层缝隙洒下柱状的阳光。从城市的最高点俯视,只能看到水泥丛林延伸到视线的尽头与天相接。


2017-08-12

睡不着,没办法睡觉。
如果我死了,或者疯掉,那才是最好的选择。

2017-08-09

我就是很警惕啊,有点类似被害妄想症那种,又没有那么夸张。然后从某些角度来说其实也不太在乎隐私泄露,因为没啥可泄露的。微信支付宝里都没钱能泄露什么。我这个人,也没什么意思。挺无聊的,还虚伪。虽然虚伪但是很容易看穿,真的,稍微有点智商都能看穿。

所以期待的还是没什么着落,不过,没关系了,大概。

平时聊天就这么聊的,懒得斟酌用词了,反正没人看,也不打tag。谁关心你啊真是。

2017-08-09

我总是觉得自己是特别的,某一天才发现,其实跟其他人是一样的,或者说还不如别人。

没有具体定义的方面。

自我世界与外部世界的联系。

2017-08-09

好看的皮囊嫌你丑,有趣的灵魂嫌你庸俗。
对啊,我就是虚伪的骗子,是社会垃圾,是在博同情。
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不值得活下去。
因为是垃圾,所以可以毫无顾忌地丢掉。
窒息感。
不,求你不要再发作了。
撕裂。坍塌。

2017-07-27

【觉刺】参商

可能OOC,有私设,设定暂不透露。
可能后面会有刺觉。
可能会完结(…… )。
中短篇。
(标错tag了……改改)
「一」

“Flippy骗了你。”

眼前的形势是,我。小巷的过道。Fliqpy。

“证据呢?”

他摊开手,表示没有。

局面僵持起来。我上下打量他,他也歪头盯着我。干涸的血在他那头乱糟糟的绿发上留下几綹深褐色,一双瘆人的金眼睛即使在昏暗的小巷里也明亮得诡异,流露出强行压下的不耐烦。他双手抱胸半倚在墙上,左腿屈起来撑在墙上,右脚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地。

我们在赌,谁先开口谁输。屠戮之后格外寂静的小巷堆满了尸体,渐渐散发出尸臭味,苍蝇的嗡声变大。他的额上冒出大滴汗珠又滑落。但是他毕竟在热...

2017-07-06

突如其来的脑洞,非常短小

“Flaky,你喝酒吗。”
“嗯,偶尔吧。”
“来点儿?”
“好。”她拿起酒瓶灌了一大口,掂着半空的瓶子晃了晃,“你不喝吗?”
“戒了。”他停顿片刻又说,“我记得你以前是不喝的。”
她不答话,仰脖喝了几口才放下酒瓶。
“你要知道,人是会变的,Flippy。”
她金色的双瞳凝视着对面,视线范围内空无一人。
(改tag,之前标错了

2017-07-06

焰火


CP:毁灭隆音X莉萝艾
#OOC有,慎
#隆视角
意识流。小学生文笔求轻喷。

  火焰缠绕的身影。人影散乱,火光照亮狂信者们扭曲的微笑,疯狂的呐喊在夜空中回响宣扬恶的胜利。

  又是这个梦。床头闹钟指向三点,固体般的黑夜从四面八方挤压睡眠空间。我无法再次入睡,片段回忆潮水般涌起在失眠的夜里叫嚣。
 
   一旦尝试回忆,头部剧烈的疼痛总会提醒我不要再继续。但若有若无的记忆如同水流过指间,闪烁在脑海深处的微笑无从追寻,触碰都被视为禁忌。泪水有与鲜血相同的温度,阳光下渐渐淡去最后消失的身影成为片段的收尾。我伸出手,无论如何都捕捉不到一切疼痛的根源,似乎...

2017-02-26
1 / 2

© 弦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