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争

主食BG/GL,开坑不填的渣写手,更新频率大概是半年一次。

焰火


CP:毁灭隆音X莉萝艾
#OOC有,慎
#隆视角
意识流。小学生文笔求轻喷。

  火焰缠绕的身影。人影散乱,火光照亮狂信者们扭曲的微笑,疯狂的呐喊在夜空中回响宣扬恶的胜利。

  又是这个梦。床头闹钟指向三点,固体般的黑夜从四面八方挤压睡眠空间。我无法再次入睡,片段回忆潮水般涌起在失眠的夜里叫嚣。
 
   一旦尝试回忆,头部剧烈的疼痛总会提醒我不要再继续。但若有若无的记忆如同水流过指间,闪烁在脑海深处的微笑无从追寻,触碰都被视为禁忌。泪水有与鲜血相同的温度,阳光下渐渐淡去最后消失的身影成为片段的收尾。我伸出手,无论如何都捕捉不到一切疼痛的根源,似乎曾刻骨铭心的感情被挖掉留下心底的巨大空洞,没有只字片语拥有与其相同的形状以填入。但是仍有融入血液成为本能的爱用尽全力试图唤回一切。

  师傅拿走的记忆……究竟是什么?

  突兀的,在黑暗中绽放的焰火。流星逆向飞行回归天空,在半途绽放化作千百道金色流光坠落。尾焰在视网膜上留下残影,撕裂开一瞬黑暗。转瞬即逝的光明如同希望一样脆弱虚妄,但于焰火而言是最好结局与唯一归宿。拥有过这样的瞬间,足以温暖一整个人生。

  真是消极。明明是任性的抱怨,用她清脆甜美的声音表述后听起来宛如撒娇。你难道不觉得很可惜吗?要是烟花能够一直绽放就好了。
 
  就像飞蛾扑火,用须臾诠释了生命的意义,美好总是短暂的,短暂也正是美好的重要组成部分。

  爱情算吗?意义不明的问句。一次次绽放的焰火照亮她,我用时间碎片拼凑出她的容颜,却如此疏离模糊。在下一次光明到来的间隔中无法证明不是又一个幻觉。她突然低声笑起来,怜悯地说,隆,你还是不明白。

  戛然而止。水中倒影被风揉皱,波光粼粼间关于她的回忆一同破碎。

本来想写架空,写着写着又回到了原著……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鬼Orz就当做平行世界吧?
隆莉,好吃!!!

【言绫】归尘【段子】

一篇长文的其中一段。BE。

阿绫的设定大概是撩妹狂魔?【xxx】大小姐啥的……言和是被她包养【???】的歌手,喜欢阿绫,但是对自己这个身份很纠结。
【剧透x:阿绫很花心……同时也在跟天依龙牙摩柯谈恋爱【没发生关系】,并且虽然看起来对自己的每个恋人都很亲密温柔但是事实上对谁都不是很爱。】

言和伏在车窗上看着窗外,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是雨前的傍晚,深灰色的阴云不知什么时候漫了过来,刚才尚是湛蓝的天空被遮了个严严实实。夕阳似乎在很远的天际,只在天空与地平线相交处镶上一线金色。不时有一道闪电从翻卷的云层深处直直劈下来,伴着惊雷声。云层那么厚重,仿佛连希望都能遮住。路上没有一丝风,疾驰的车将行道树甩在身后,它们的叶子垂下来一动不动,像将死之人。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色。很应景的,路上几乎没有车。空旷的公路,公路两侧一望无际的平原,雨前阴云密布的天空,还有他们的车。这就是现在的世界上她所能感知的一切。
乐正绫在一旁摆弄着手机,瞥见言和发怔的侧脸,坐过去搂住她的腰。
阿和,在想什么?她伏在她肩上问,语气轻快,灼热的气息洒在她的脖颈处。
言和转过头搂住她,轻抚她线条优美的脊背。没什么,快下雨了,赶紧回去吧。
乐正绫把头埋进她的颈窝里,她听见她压低的轻笑。
怎么了?
想到能跟你在一起就特别开心啊。她抬起头看她,搂在她腰际的手却并没有松开,她笑得明媚而真诚,像一朵盛开的花。
言和也微微扬起嘴角,吻上她前额的发。
快到了吗?
快了。
车在乐正家的大门前停下时,天已经擦黑了。言和打开门,一股热浪扑面而来,撕裂了冷气织就的假象。她一时没有防备,皱了皱眉。
天都黑了还这么热。
等下会更热。乐正绫盯着言和的背影,语气暧昧。走吧。她走向前揽过言和。

会不会太短了?
乐正绫正随手翻着时尚杂志,听见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抬起头就看见言和轻咬着唇,有些不安地绞着睡裙的下摆,裸露出的肌肤泛着淡粉色。
我家只有这么长的睡衣了。乐正绫笑得狡黠,支着头看她。感受到对方放肆的目光,她低下头,双颊染上绯红。
空调是不是开的太低了?
等一下就不冷了。乐正绫意有所指,水红的眸子里闪着盈盈波光。过来嘛……阿和。她放下书,也放软了语气,直盯着她走过来的身影。
言和没敢看她,只顾走,眼前出现床边垂下的纱帐,乐正绫猛地把她带入怀中,右手顺势探入睡裙的下摆。
抓到你了。她的声音中是掩不住的笑意